莆田小魚網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快捷登錄

等待驗證會員激活方法︰請添加莆魚網投訴&客服QQ892801199或微信號15715076363
  • 文章
  • 帖子
  • 日志
  • 相冊
  • 群組
帖子
查看: 2556|回復: 1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轉載] 打開塵封的歷史!這是傳教士伊麗莎白與威爾在莆田的故事...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20-8-1 11:2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原標題︰其名蒲星氏  興化往事(1)】

十九世紀末,一大批西方傳教士來華傳教。22歲的伊麗莎白也乘著輪渡來到中國福州,獻身傳福音事業。清光緒十六年(1890年),伊麗莎白與蒲魯士結婚,他們前往興化地區(莆仙)傳教,而她本人也被興化人親切的稱為蒲星氏(Miss Star)。

本文的內容就是以此背景展開。這份由伊麗莎白的兒媳婦Eva M. Brewester 在上世紀50年代為伊麗莎白撰寫的回憶錄中(《Her Name Was Elizabeth》),我們可以發現早期傳教士眼中的興化人生活。在一個較為封閉的興化社會,他們如何看待外國傳教士在興化的所做所為?蒲魯士夫婦又是如何進入當地社會,與大家和平相處?

Chapter 5
Elizabeth and Will
伊麗莎白與威爾


伊麗莎白(蒲星氏)[Elizabeth Fisher Brewster 1862-1955]

威爾(蒲魯士)[William Nesbitt Brewster 1864-1918]

Will's vow

在婚禮前幾周,薛承恩牧師(清末基督教美以美會在閩傳教士。英文名為Nathan Sites, 蒲星氏經常稱他“Father Sites”)帶著威爾•蒲魯士(蒲魯士全稱為William Nesbitt Brewster。按照西方的稱呼習慣,本文作者稱其為Will是昵稱)先行興化及周邊地區參觀。當他們來到以興化為界的河邊時,薛承恩指著對面說,

“那就是你的教區了。”



薛承恩與蒲魯士像 / UMC Digital Galleries

威爾•蒲魯士命人停下轎子,下了轎,站在那里欣賞美景。隨後拿起他的《聖經》,翻到保羅給哥林多人寫的第一封信(注釋︰即哥林多前書)。他念了第二章開頭的這段話,將其作為今後傳教的準則。

當伊麗莎白(蒲魯士的妻子蒲星氏,本文作者丈夫的母親;興化人稱其為星星小姐)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我拿起《聖經》讀這段話。

“大聲讀出來”,她說。

“弟兄們,我以前到你們那里去的時候,並沒有用高言大智對你們傳講神的奧秘,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And I brethren, when I came to you, I came not with excellence of speech, or of wisdom, declaring unto you the testimony of God. For I determined not to know anything among you, save Jesus Christ, and Him crucified. —— Corinthians 2:1)

伊麗莎白舉手示意我停下。



蒲魯士夫婦像 / Now World Outlook

“這就是他的誓言。‘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基督耶穌’,其次是‘他釘死十字架’,和保羅所做的一樣。在我們看來,在那個時代,我們似乎太強調最後一句話了。我們傳教士用了太多時間向那些需要一個活生生的神的人們傳講‘他釘十字架’。所以,威爾決定,只要他能夠向興化人民證明那個教導、治愈眾生,活出神的愛的耶穌,就足夠了。”

“他過去常說,大家作為神的子女,他想讓人們進入天堂。但他也想讓他們的塵世生活過得盡可能有價值。他一直在努力改善他們的身體和精神狀況。當然,這兩方面對他們來說都是需要的。”



蒲魯士在山上的避暑地 / Her Was Elizabeth
疑似本文中最初購買的地

“首次旅行的目的之一,”她繼續說,“就是買地,建造我們在興化的家。他們在城西南的城牆內買了一座小山。它就像我很喜歡的古城(原文為kucheng)的那塊地一樣,在高處,俯瞰著城市。小山那里又涼快又干淨,而且遠離擁擠的城市,也足夠安靜。當他們給我描述那塊地時,我很高興。”

Let not your heart be troubled,
neither let it be afraid.


“那天晚上,我們的結婚旅行結束,我們沿著大樟溪(永泰)回家,有一個招待會等著我們。我們的兩個好朋友,美國領事格雷西先生(Mr. Gracie)和薛承恩牧師,整晚都在躲著我們。當我們最後把他們逼得無處可躲時,他們告訴我們從興化傳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原本打算瞞我們到早上。


永泰大樟溪 / USC libraries

事情是這樣的,興化的百姓對我們買那塊地蓋房子感到不滿。首先,他們害怕我們住在他們中間。他們說,我們看起來很奇怪,行為更奇怪,沒有人知道我們會給城市帶來什麼災難。

而且,如果讓我們住在他們上面的山上,可能會斷了他們的好運。那座小山比城中的 “通天高的”塔還要高(疑為廣化寺塔),在那里建的房子,會破壞當地的風水。


廣化寺 / UMC Digital Galleries

此外,作為整個地區最接近上天的地方,這座山丘對于那些葬在這里的逝者來說是神聖的。百姓是如此的憤怒和恐懼, 以至于興化的官員們都覺得有必要警告美國領事說可能有暴亂的危險。格雷西先生向我們反饋了這些情況,並強烈建議我們推遲周二去興化的行程。”

“我和威爾不會同意的。我們讓他轉告興化官員,土地的購買計劃會取消。我們完全理解興化人民的感受,也希望他們能幫助我們找到一個令所有人都滿意的住所。

除此以外,我們認為沒有理由推遲我們的行程。我能說一口流利的福州話,相信在興化一定有人听得懂這種方言。格雷西先生勉強同意了我們的出行,條件是我們要花兩晚在路上。這將使得他的官方信件有足夠的時間在我們之前抵達興化”。

“我們在福清度過了第一個晚上,當晚一切都很安靜。當我們快到港口城市涵頭(涵頭即涵江)時,已經是第二天晚上了(興化約在內陸六英里處);當我們騎馬穿過涵頭的街道時,天色已經很黑了。”


教會女士出行裝備 / Her Name Was Elizabeth

伊麗莎白不動聲色地表述這件事,但我卻是無比驚訝,她似乎在描述一段沒有危險的旅途。我可以想象的到,一小隊人馬抬著轎子在黑夜里前行,一個小工拿著火把護送他們,以防老虎和盜賊的侵害。這條路上肯定還有其他的旅人、商人、農民和搬運工。為了安全起見,他們盡可能地靠近彼此,大聲猜測著這些外國人要去哪以及要干什麼。

當然,伊麗莎白和威爾一定好奇等待他們的是什麼。興化人現在是在抗議他們的到來而暴動嗎?被一群暴民圍攻會是什麼感覺?當地百姓會不會不給他們道出此行目的的機會就逼他們去死?難道威爾一點也不擔心他那新婚一周的新娘的安全嗎?因此,我向伊麗莎白提出了疑問。

她想了一會兒。“我不記得為任何事擔心過。我只是迫切地想去興化開始我的布道工作。我之前就說過,我並不認為會有什麼傷害。我從不在恐懼中浪費精力! 六十六年的時間,如果是在恐懼中度過的話,那就太長了! 至于威爾,他為什麼要擔心呢?我比他更了解中國以及在中國布道的風險;他不會違背我的意願帶我去任何地方。我們是兩個聰明的人,只有一個共同目的——尊主意,行主事,我們就把自身安全就托付給主了。”


《新中國的演變》書影/ Goodreads

她替她丈夫說的話全是真的,我後來在他寫于1907年的《新中國的演變》(《Evolution of New China》)一書里也發現了。他也一定被問了類似的問題。下面這段話是他的回答︰

“1894年至1895年,寧得會督(Bishop Ninde,會督為美以美會的高級聖職人員)訪問了衛理公會東亞傳教團。當時正值戰時和冬季。許多人勸他不要去朝鮮半島。他的回答很可能會被刻在英勇事跡最高獎章上。他說︰‘去朝鮮半島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而我又太過懦弱,不敢違背自己的職責所在。’”

蒲魯士繼續說︰“天父的看顧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外部的環境。只要遵行主意,任何地方都是安全的。正是這一點,使外國傳教士即使生活在中國內地,也充滿喜樂和平安。他從那從未行欺騙的嘴里听到了保證︰‘你們心里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此處出于《聖經•約翰福音》14章27節下半節)


興化教區 / UMC Digital Galleries

盡管他們對危險無動于衷,但當旅人們發現涵頭的小城一片漆黑安靜,只有他們自己的轎夫的嘈雜聲時,他們謝天謝地,幸虧沒有發生暴亂。

他們到了教會之後,親切的小衛理公會牧師回應敲門聲,睡眼惺忪地出來接待他們。他听得懂福州方言,在回答伊麗莎白急切的問題時,向她保證興化的一切都很平靜。

然後,秉著中國人熱情好客的精神,牧師邀請他們進來,請他們稍作等候,好讓他睡著的家人從床上挪下來,給他們騰出床位。伊麗莎白不同意。她反倒和威爾把厚厚的棉被鋪在小教堂大廳的四乘六尺的講台上,把蚊帳掛在上面,然後爬了進去。伊麗莎白笑著回憶起在不同地方的無數個夜晚,他們都要像這樣休息。

來源︰三莆
2#
 樓主| 發表于 2020-8-1 11:28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格外的天空 于 2020-8-1 11:47 編輯

Will was able to do this

1890年11月7日(清光緒十六年),他們盡可能不露聲色地進入興化。孩子們見到他們驚慌失措地奔跑,人們神情嚴肅,但沒有人對他們提出質疑。當他們到小教堂時,牧師熱烈迎接他們到提前準備的三室公寓里,讓他們感到賓至如歸。

由于沒有人告訴他們該做什麼,他們的工作是真正具有開拓性的。在整個地區有一個約有一千人的基督教團體;還有由一位長老創辦一些小型日間學校。這位長老是一群具有杰出的信仰的弟兄之一,這群弟兄被稱為“六盞金燈台”(金燈台為基督教典故,寓意信仰虔誠有好行為的人。取自《馬太福音》第五章14-16節︰“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除此之外,他們的見識就像他們的信仰一樣無邊無際。

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首要工作就是學習莆仙話。他們的老師是城里的一個教書先生,這個教書先生後來成為他們多年的朋友和“軍師”。威爾在他的幫助下,經過半年的學習就能用莆仙話讀寫出一篇講章,一年後就能根據筆記講道。伊麗莎白說起威爾的成就時,臉上帶著驕傲的神情。雖然近六十年的時光過去了,但她依舊為威爾感到驕傲。


蒲魯士創造的興化語羅馬字 /   Wikipedia

“威爾能夠做到這一點,”她說,“因為他在學習的時候,他把莆仙話簡化成了音標。中國的書面語,或者說是外國人所叫的文言文,是極其難的 ——這種語言對中國的成年人來說十分陌生,甚至比喬叟的作品對現在美國的六歲小孩來說更加陌生(喬叟,Geoffrey Chaucer,生于1343年,卒于1400年10月25日。英國詩歌的奠基人,被後人譽為“英國詩歌之父”)”。

盡管如此,威爾熟練掌握了這種語言,以至于興化當地清高的文人們邀請他成為他們中的一員,成為中國的士人。面對這個邀請,威爾回答說,他將讓他們來決定,成為一個文人是否比他現在所做的工作對中國更有幫助。興化的文人並沒有敦促威爾作出回應。

這一切都是多年後的事情,不是在那個艱難的第一年。那年里這兩個人裹著棉大衣,坐在不暖和的家里,翻閱著《聖經》和字典。對他們來說,學會實物名稱並不難,但是要用莆仙話來表達宗教概念,就沒那麼容易了。威爾感嘆于羅伯特•馬禮遜所承擔的任務之艱巨。羅伯特自己對中文一竅不通,但在一個懂拉丁文的人的幫助下,花了十一年的時間編纂了英漢詞典(羅伯特•莫里森,英文名為Robert Morrison,英國傳教士。于1807年在廣州流居,因此時隔百年後,中國再次向基督教傳教士開放)。

眼下更為緊迫的是買房的問題。在一條繁華街道的小巷子里,他們找到了一棟可以購買的荒廢的房子。因為它被傳鬧鬼,所以沒有一戶本地人願意住在里面。蒲魯士夫婦在確定鄰居們不會反對後,花了250美元買下了這棟住所。他們請福州來的木匠們對房子做必要的改造。


蒲魯士在莆的住所 / UMC Digital Galleries

之所以請福州木匠,是因為一來是他們習慣了外國的建築創新風格,二來是伊麗莎白會說福州話。雖然更富足的本地家庭都有長長的窗戶,窗戶會用花格子和彩紙來裝飾,但這戶是一個簡陋的無窗家庭。伊麗莎白給每個房間都訂制了玻璃窗,就連臥室也是如此。

這引起了鄰居們的非議,他們擔心邪靈會在夢中侵擾周圍居住的人。折疊的玻璃門形成了房間之間的隔斷,並在現有的土石地板上鋪設了木板地板。每一寸牆壁和天花板都被擦洗得干干淨淨,並刷成白色。當裝修工作完成時,房子沒有一點污漬。為了迎接新年的到來,所有一切都恰到好處。按照當地的風俗,威爾和伊麗莎白計劃在新年期間里向整個鄉里舉行“開市”(Open House)。

入口的通道從巷口延伸到一個院子里,很像我們砌成的露台一樣(疑似為“埕”)。院子周圍有一條狹窄的邊被瓦片屋頂所遮蓋。屋頂的屋脊向院子的中間傾斜,雨水從屋頂上流到院子中央的凹槽里,形成了一個水池,映照著天空。這樣的水池被當地稱為 “天井”。在無窗的本地民居中,照到起居室的唯一光線來源就是通過打開面向院子的門。在富貴人家,會有假山、魚和花裝飾著這個池子,一年四季都有植物在天井周圍的露台上開花。

未完待續
To Be Continued

作者 / Author
Eva M. Brewster
(1927.12.28 - 2015. 9.30)

譯者 / Translators

來源︰三莆
3#
發表于 2020-8-1 13:45 | 只看該作者
看不明白什麼意思。
4#
發表于 2020-8-1 14:0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研究莆田近代史,可參考蒲魯士的《演變的新中國》,這本書英文原著美國亞馬遜上還有賣,很有參考價值。
5#
發表于 2020-8-1 14:30 | 只看該作者
{: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6_383:}
6#
發表于 2020-8-1 15:0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7#
發表于 2020-8-1 16:58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這個地方現在在哪里
8#
發表于 2020-8-1 16:59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這個地方現在在哪里
9#
發表于 2020-8-1 20:2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10#
發表于 2020-8-1 22:21 | 只看該作者
興化教區居然包含大田和永春?這個傳教士很了不起,在不會中文的前提下,半年就學會了莆田話,然後還創造了平話字,厲害
11#
發表于 2020-8-2 06:0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12#
發表于 2020-8-2 10:1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helibb2 發表于 2020-8-1 22:21
興化教區居然包含大田和永春?這個傳教士很了不起,在不會中文的前提下,半年就學會了莆田話,然後還創造了 ...

他們用羅馬音標標注莆田話,半年就學會了莆田話。他們是真的很愛莆田的。
13#
發表于 2020-8-3 22:0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14#
發表于 2020-8-3 22:16 | 只看該作者
感謝分享!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